发布日期:2024-02-26 13:07    点击次数:94

  近日,四川巴中市南江县一处开凿于北魏晚期、距今1400多年的摩崖造像,被当地村民以“还愿”为由用颜料涂抹“毁容”。目前,四川省考古科研院已介入跟进调查。据上游新闻报道,该处造像是2021年才发现,还未纳入文保单位,虽然设有监控和大棚保护,但因地处偏远,发现情况时已来不及制止,目前正在邀请相关专家论证,尽力修复恢复原貌。

  摩崖造像被上了“彩妆”,千年文物一下子面目全非,令人十分惋惜。需要注意的是,村民涂抹摩崖造像并非是抱有破坏文物的主观恶意,而是因为对眼前佛像的历史文化价值一无所知,从而酿成了破坏文物的客观结果。

  近年来,因为不识文物而破坏文物的事件并不鲜见。2022年11月,广西南宁一文物保护单位林氏祖屋的一处房舍“骑尉第”被发现已成了养鸡的鸡舍;今年9月,山西省右玉县一段明长城被挖断,仅仅是为了方便挖掘机通行。我们可以从类似事件中发现,破坏文物的动机往往很小,产生的破坏性后果却可能是不可逆的。所有文物都是独一无二、不可再生的宝贵文化资源,一旦被破坏根本没有“亡羊补牢”的机会。就算没有纳入文保单位,管理和保护也有必要提前介入、“先行一步”,跑在破坏前面,例如划定必要的保护范围、作出明确标志说明、设置专门机构或者专人负责管理等,不要让文物保护长期“悬空”。

  我国历史如此悠久,文物资源可说是海量,还有不少文物资源有待发现和开发。客观来说,有些文物的鉴别和保护是存在一定难度的,仅仅靠文保部门去保护文物也是不现实的。被“毁容”的摩崖造像地处偏远,就算今后被纳入文保单位,文保部门也难以做到每时每刻贴身盯守。事实上,被纳入文保单位的文物被有意无意破坏也不是什么稀奇事。这类事件时有发生,既有主管部门保护的缺位,背后更重要的原因,还是历史文物与普罗大众之间的隔阂。当大家不识文物、不懂文物,自然就会失去对文物、对历史的敬畏。

  要破解文物保护“防不胜防”的难题,既要靠文保部门积极作为、补齐短板,根本还是要靠构筑起一条识文物、懂文物、爱文物、护文物的社会防线。有关方面可以借助“文化和自然遗产日”“法制宣传日”等有利契机,向群众宣传解读文物保护法等法律法规,普及文化遗产保护知识,还要因地制宜开展创新服务,使文物更好融入生活、服务人民,让群众更加熟悉身边的文物、身边的历史,既更加亲近,也更加敬畏。

  对于经过时光洗礼留存至今的文物和文化遗产而言,保护不是唯一目的。文物及其所代表的历史文化,是属于全社会的共同财富,既有经济价值,也有文化价值。在加大文物保护力度的同时,还要挖掘文物和文化遗产多重价值,推进文物合理适度利用,使文物保护成果更多惠及人民群众,让文物转化为公共文化产品、转化为社会知识,实现文物价值的传递和共享。当人民群众成为文物价值的受益者,自然也就成了文物的保护者,文物保护“防不胜防”的难题,也就迎刃而解了。